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知节沐浴更衣之后,娟儿和香芋翠墨分胭脂,香芋宝贝的捧着道:“二爷,这么好的胭脂一定不便宜吧?”

    张知节笑道:“也不算多贵,十两银子一盒。”香芋瞪大了眼睛道:“十两银子!我的祖宗哎,干嘛花这个钱啊!”

    娟儿也劝道:“我的爷哎,您赏给我们胭脂,我们自然高兴,但是也用不到这么贵的啊?我们又不是什么大家小姐,有的用就行!”

    翠墨双目直直的道:“我月奉才两钱银子啊,我得攒多少年啊!我都不舍得用了!二爷,您还不如直接赏我银子!”

    张知节听了苦笑不得,得,买东西还买错了!张知节站起来道:“别瞎嚷嚷了,去上房给太太请安去!”

    去了上房,太太正等着张知节呢,见到张知节进来赶紧唤过来好生看了看,细声问道:“好好的游园,怎么就打起来了?你没事吧?”

    张知节笑着回道:“太太,您放心吧,没事的,我精着呢,吃不了亏!”太太嗔道:“精有什么用啊,我听说连太子都被打了,我打发人去问,回来说你没事,还说有人被打板子了!”

    张知节笑道:“被打板子了那是朝太子动手了,我好端端的朝太子动手干嘛!”太太道:“阿弥陀佛,真是无法无天了,竟敢向太子动手,是该给他们点苦头吃吃了。”

    张知节笑道:“他们正被关在皇家别院里修身养性呢,想必出来后会有长进。”太太笑道:“阿弥陀佛,你没事就好,管不着他们!”

    太太关心问道:“太子怎么样了?严不严重?”张知节笑道:“没事,一点皮外伤,就是左眼乌眼青!也得好好养几日!”太太笑道:“那你也可以歇几天了。”

    张知节陪着太太说着闲话,却没提在铺子里遇到的事。因为张知节觉得这不过是件小事,不过是打了个管事,毕竟是自己占着道理,长宁伯府应该不会追究。张知节没有想到这世上总有些小人搬弄是非!

    至于锦衣卫指挥佥事的事,还是自己明天去锦衣卫衙门见了牟斌,弄清到底怎么回事再说吧!

    第二天一大早,张知节让丫鬟给自己收拾好,出了二门,周兴已经备好马车了。张知节今天得去趟锦衣卫衙门。

    张知节环顾一周,诧异道:“瑞根呢,这小子不会睡蒙了吧!”周兴道:“正要跟二爷说呢,瑞根昨夜被打了!”

    张知节敛去笑容道:“被打了?被谁打了?”周兴回道:“瑞根说打他的人自称是长宁伯府的人。”

    张知节阴着脸道:“走,先去看看瑞根!”周兴驾着马车七拐八拐来到了侯府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张知节下了马车,周兴走过去敲了敲门喊道:“王家婶子,在家吗?我是周兴!”

    吱呀一声门开了,瑞根他娘打开门见到周兴后面的张知节,唬的不知所措道:“二,二爷,您怎么来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