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守卫的兵丁对外人可以横,对即将成为自己上官的张知节却得恭恭敬敬的,丝毫不敢得罪。守卫的兵丁恭敬行礼道:“原来是佥事大人来了,指挥使大人正在衙门里呢!”

    张知节点头信步进了衙门,一股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张知节觉得真是不适应,里面的一些文吏抱着文书穿来穿去。没有人搭理自己,张知节拽着一位道:“早上好,不知牟大人在哪里?”

    那人被人拉住有些不爽,见到是个陌生的面孔,不悦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张知节呵呵笑道:“我是张知节,牟大人让我来的!”那人一愣,只是听说锦衣卫又多了个叫张知节的佥事大人,却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年轻!

    那文吏不敢怠慢,行礼道:“下官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新任的佥事大人。”张知节笑呵呵道:“不知者不罪,带我去见牟大人吧!”文吏心想,这个大人倒是不错,看上去挺和气的,只是这么年轻来了能干什么,怕是来镀金的吧!

    张知节见了牟斌,行礼道:“张知节见过牟大人,因为事情耽搁了,所以来迟了!”牟斌笑道:“无妨,佥事是锦衣卫的大员了,哪还用得着点卯!”

    牟斌接着道:“想必昨天叶广已经跟你说了,皇上安排你做锦衣卫指挥佥事。”张知节笑道:“不瞒大人,我昨天听了叶大人的话后,心里也是惶恐的很,想我年纪轻轻,何德何能敢担此大任,若是误了大事,就是我的罪过了!”

    牟斌笑道:“年纪轻不怕,可以慢慢学嘛,出了这次打架的风波,皇上十分心疼太子殿下。皇上的意思是怕太子再出宫的时候,会遇到什么事,所以让你带一队精明强干的锦衣卫暗中护卫。”

    张知节听了顿时心里一惊,虽然自己记得历史上朱厚照没出过什么事,不过那时候毕竟没有自己这个变数啊!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这负责护卫的岂不是要倒霉?压力山大啊!

    张知节苦笑道:“大人,这个担子也太重了!”牟斌笑哈哈道:“知节,你想多了,锦衣卫早就将京里梳理干净了,没有什么歪门邪道!况且你也不是唯一负责太子安全的人,你主要是负责一些特殊情况,碰到一些不长眼的人什么的!”

    张知节松了口气笑道:“这就好,这就好。”牟斌笑道:“当然了也不可大意,我会给你挑几个精明强干的好手跟着你!”

    张知节拱手笑道:“那真是多谢大人了。”

    牟斌道:“你是太子的陪读,自然以太子那边为重,无事可以不用来上衙,这是你的飞鱼服和绣春刀,还有给你连夜赶制的腰牌!”

    张知节接过来谢过牟斌,牟斌笑道:“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人手。”张知节跟着出去到了院子里,十一个锦衣卫正等在那里!见了牟斌带着张知节来,赶紧行礼。

    牟斌笑着跟张知节道:“这是宋存,宋百户,和我给你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