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刘瑾怔了怔道:“殿下,这奴婢也不知道啊。”张知节好奇道:“张定远是谁?”刘瑾笑道:“张统领是东宫侍卫统领,今天正好请假了,所以小侯爷没见到。”张知节笑道:“有这么巧吗?找个人问问。”

    张知节上前几步拉着个路人笑着问道:“大哥,这是谁家啊?张灯结彩的有什么喜事吗?”那人见张知节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富贵逼人气宇不凡,不敢怠慢笑道:“公子不知,这是张家,听说张家大爷是宫里的侍卫统领,张家老夫人今天过寿呢。”

    张知节拱拱手道:“原来如此,谢了。”张知节回来笑道:“真是巧了,还真是张统领家,要不咱们进去蹭个饭?”张知节知道朱厚照打算进去吃饭了,所以直接问了,免得他不好意思说,蹭饭也好,省钱。

    朱厚照脸色一红道:“怎么能叫蹭饭呢?咱们正巧路过,进去给老夫人祝寿呢。当然了,祝寿嘛,吃顿寿宴沾沾老夫人的福气嘛。”刘瑾张永谷大用连连点头附和道:“殿下说的是,殿下说的有道理。”

    张知节一摊手笑道:“那啥,我的殿下,有礼物吗?咱们总不能空手上门吧。”朱厚照脸色一红讪笑道:“这哪有礼物啊,刘瑾,你们带礼物没?看看身上有什么?”

    刘瑾眼珠一转,笑道:“殿下忘了,咱们东宫里已经下了赏赐了。”朱厚照一听顿时拍手笑道:“对,对,既然已经送了礼了,去吃顿饭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张知节点头笑道:“既然这样咱们就去吧,进去后让张统领带着咱们去给老夫人祝寿,殿下说点好听的。”朱厚照点头笑道:“好,就这样。”

    朱厚照又迟疑道:“就这样直接进去?不好吧?”张知节笑道:“这还不简单,让刘公公去门房亮腰牌,张统领自然就出来了。”朱厚照听了眼睛一亮挥手道:“刘瑾,快去。”

    门房上的人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张知节几人,见刘瑾来了,门房里的人迎了出来见刘瑾穿着不凡倒也客气,打个千道:“这位爷不知何事?”

    刘瑾掏出腰牌来往前一递道:“咱家刘瑾,来自东宫,有事要见张统领。”门房上的人知道自己大爷就在东宫做事,见刘瑾来自东宫不敢大意,笑道:“公公请先里面喝茶,小的这就去禀报我们爷。”

    刘瑾心想太子殿下还在那边站着,我怎么敢进去喝茶,摆手道:“喝茶就不必了,咱家就在这等。”门房上的人听了心里一惊,这连茶都不喝,听起来似乎来者不善啊,打了个千就急匆匆进去禀报去了。

    张定远正在陪客,见一个下人急匆匆来到跟前,心里有些不悦。下人见了张定远赶紧过去紧张的小声道:“爷,外面来了位叫刘瑾的公公,说是来自东宫,有事要见爷。”

    张定远眉头一皱心道,刘瑾怎么来了,虽然同在东宫,两人却是不熟,难道殿下有何旨意。下人见张定远皱眉,小声道:“小的请他去茶房喝茶,他没去,要在门口等。”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