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氏和紫烟对视一眼,他们又来闹事了,旋即都看向张知节。张知节摸了摸下巴,心想真是一点都不安生!

    张知节和沈氏紫烟出了隔间,只见到一个衣着华贵的十一二岁少年领着一大帮子家丁,将铺子堵得满满的!锦衣少年正趾高气扬的吆喝着众人砸铺子!

    众人正准备动手,看到张知节三人出来,这才停下来。锦衣少年高昂着头,下巴保持四十五度倾斜,指着沈氏道:“是不是就是你这个娼妇不识抬举?!我爹要收你的铺子那是你这贱人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还敢推三阻四!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家!我们家是伯爷府!是太后娘娘的娘家!”

    沈氏听了锦衣少年的话,气的眼睛都红了。锦衣少年继续嚣张道:“你也不看看是什么破落户,也敢和伯府对着干!再不识抬举小爷就收了你的铺子,把你抓起来送到妓院去,让你受那千人骑万人压!怕了吧?怕了就赶紧跪过来给小爷舔靴子!”

    这位锦衣少年无疑是张知节见过的最嚣张跋扈的二世祖了,张知节让锦衣少年给气乐了,道:“这世上还真没有王法了!”

    锦衣少年斜瞄了一眼张知节冷笑道:“王法?小爷就是王法!”

    张知节走过去,朝着锦衣少年就是一脚踹下去。锦衣少年被张知节一脚踹倒在地,在地上愣了一下,似乎不相信自己都亮出伯爵府的名号,竟然还有人敢踹自己!

    锦衣少年坐在地上感受着身上的疼痛,这才确定了,还真有敢踹自己!然后锦衣少年就彻底炸了,从地上一下子蹦起来叫道:“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长宁伯的嫡长孙!”

    锦衣少年歇斯底里的叫道:“你们眼瞎了?!还不快给我打死他!打死他!”锦衣少年带来的人闻言就要涌上前,周兴他们见此也要挽袖子准备干架!

    张知节掏出锦衣卫腰牌来晃了晃,道:“看清楚了,锦衣卫!”锦衣少年吼道:“一个小小的锦衣卫你们怕个球!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

    张知节冷笑道:“说了让你们看清楚,锦衣卫指挥佥事!”锦衣少年带来的家丁闻言顿时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天子脚下,倒不虞有人假冒锦衣卫招摇撞骗,那眼前这个比自己家少爷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是真的锦衣卫指挥佥事,这可了不得,来头绝对不小!

    没人敢出头了,锦衣卫指挥佥事啊,或许整不死少爷,但找个由头整死个小家丁还不是很轻松!

    锦衣少年见自己带来的家丁都怂了,气的脸色铁青,他长这么大就没受过这么大委屈,狠声道:“锦衣卫了不起啊,小爷进宫去告状,扒了你的官服,到时候看小爷打不死你!”

    张知节冷笑道:“就你,还入宫告状?进的去宫门吗?”张知节掏出入宫的腰牌来一亮,冷笑道:“我正要入宫呢,要不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