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仿佛是一个漫长的梦境,一会是自己走在繁华的现代都市街头,周围都是高楼大夏,一会又是一个绮丽奢华的高宅大院,周围有俏丽温柔的丫鬟环绕。仿佛都不真实,又仿佛似梦似醒,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映,就像度过了两种不同的人生。

    张知节正在漫长的梦境里游荡,突然嘭的一声巨响传来,这一声巨响仿佛天崩地裂,梦境如同一面镜子片片碎裂。是醒了吗?还是又一个梦境的开始?张知节感到自己头隐隐作痛,浑身酸软乏力,口干舌燥。看来不是梦了,张知节费力的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头顶的带着墨色山水的米色帐子,有些熟悉有些茫然。忍着头痛,奋力的转过头去,张知节看到了一个十四五岁明媚如画的少女,趴在床边,撑着脑袋困的直点头。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这是梦里伺候自己的大丫鬟娟儿。

    在梦里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少女跃然眼前,让张知节有些疼痛的头变得更疼了。醒来不应该是白色的墙,白色的床,一身白衣的天使妹子吗,当然也有可能是天使大妈。

    张知节打量着这个古色古香而又奢华的卧室,身旁的少女的手终于支撑不住脑袋,砰的一声碰在了床上。虽然床上很软,但是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然还是听的很清楚,张知节心想,在梦里听到的巨响不会就是这个声音吧?

    少女的脑袋碰在床上,醒了过来,赶紧抬起头来看向张知节,就见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少女噌一声站了起来,惊喜的张着小口看着张知节,然后眼泪吧嗒吧嗒道:“二爷,您终于醒了”。

    随着少女的声音响起,惊醒了外面的少女们,顿时在这个寂静的夜里热闹了起来。从屏风转过来了四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张知节有些茫然的看着这几个陌生又熟悉的少女,这些都是梦里环绕在自己周围伺候自己的丫鬟,这是做梦还没醒吗?

    这群丫鬟们显然不知道这些,看到昏迷了四天的二爷终于醒了过来,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其中一个丫鬟喜道:“我去禀告太太,二爷醒过来了!”说完匆匆而去,趴在张知节床边的大丫鬟双手合十道:“谢天谢地,二爷终于醒过来了,二爷,感觉怎么样?”

    张知节脑子里正迷糊着呢,再加上身体难受,所以又闭上眼睛,实在没心情搭理。丫鬟见他这样,大气都不敢喘,静悄悄站在一边。

    过了一会,院子里传来一阵叮当的响声,一位三十几许的中年人和一位面容二十许的貌美少妇带着几位丫鬟婆子急匆匆走了进来。站在外门的小丫鬟赶紧行礼口称“老爷太太”,太太后面的两个丫鬟赶紧快步上前打开门帘。

    屋里的丫鬟听到外面的动静,赶紧迎了出来,一行人进门直奔东室,迎着走来的几个丫鬟,太太面带戚容紧声问道:“娟儿,宝玉醒了吗?”娟儿屈身道:“回太太,刚才二爷确实醒了。”说话的功夫老爷太太已经穿过屏风来到了张知节床前,坐在床边看到张知节闭着眼睛,老爷转过头来问道:“不是说醒了吗?”娟儿急得眼睛都红了:“回老爷,刚才二爷确实醒过来了。”

    张知节听到后,睁开眼看了一眼这一屋子人,全都是梦里的人。跟着太太的绿蕊看到张知节睁开了眼喜道:“太太,醒了,醒了!”太太听到后赶紧转过头来,看到张知节正在看着自己,顿时泪如雨下:“我的宝玉啊,可是醒了,你要是有什么事,你让为娘怎么办啊!”老爷看到张知节确实醒过来了,不由送了一口气,站起来道:“醒过来了就好,我去请太医。”

    张知节看着眼前这位泪如雨下的美少妇,知道她就是自己在梦里的,嗯,梦里的母亲,这么鲜活的在自己面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