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云涵大声的反驳,“是,我不姓赵,但是这不代表,我对我爹就不好了,如果不是你们今天上门,我根本不知道爹还有兄弟,如今你们上门来借房子,而不是来抢房子,你们要搞清楚,这房子是我爹,而不是你们威胁我爹什么,我可以说一句,我爹如今过的日子,你们就是二十年,三十年后,你们也赶不上。”

    赵老爹冷冷的看着他们,“先不说,我在京都顿顿吃肉,水果堆着吃,这京都长什么样子,你们都没有见过,威胁我,也要看我受不受你们的威胁,这房子是我,我不想借给你们,就这么简单,我与你们没有什么兄弟情,当年可是断的干干净净,现在一句,你们要来借房子,就上门来了。”

    还真的当他不去计较吗?

    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当年的一些事情,他只是不想提而已。

    “大伯,小叔,门在哪里,请。”孟云涵直接赶人,还要让他们继续待在这里必要吗?

    这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你不是赵家人,没有资格赶我们走。”

    赵老爹瞪大眼睛,“我闺女,怎么没有资格,这里最没有说话的资格的人是你。”

    孟云涵望着他们要离开,“小叔,如果这房子出了什么事情,我一个怀疑的人,就是你,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城里的警察局长,是我家阿昊的战友,也是大哥的战友。”

    赵小叔还真的大叔,他们离开后,就拆了这房子,如今被她这轻飘飘的话,如果这房子真的出什么事情了,那么他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他们还不敢动这房子。”

    孟云涵却跟他分析着,“爹,我们没有再家里住着,怎么防备着小人呢?”

    有不是君子,这如果是心胸狭窄的人,这样的事情,哪里能接受的了,所以真的要做出什么,他们没有在家里,根本不知道这事。

    “你说的对,他们还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赵老爹跟他们兄弟几十年了,哪里不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孟云涵这一次交代了邻居,帮忙照看孩子,还提着东西上门去拜托的,这有什么事情可以给他们拍电报的。

    这才坐火车回了京都。

    一回到京都,孟云涵就开始忙起来。

    一通电话,打乱了孟云涵的生活。

    这一天,孟云涵正在办公室里整理着设计图,准备拿起打版,电话响起,她当然是接听起来。

    “孟云涵,我是周家豪。”

    孟云涵听到电话那头的自我介绍,懵了一下,以为周家豪不会在出现在她的世界当中了。

    如今对方出现了,而且还给她打这一个电话?

    孟云涵想要挂了这个电话,那边就传来周家豪的声音,“我知道你想要挂电话,丫丫想要见你们,如今她的身体越拉越弱了,她咳血,好几天差一点都醒不过来了,她想要见见小虎子和你,我也知道,因为那一次的事情,你对我有所防备,但是丫丫,她随时都可能要离开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