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各人坐着自己的马车来到了皇家别院,又让下人们回去取被褥铺盖。众人唉声叹气的安顿好了,刘公公笑道:“这都中午了,他们怎么吃饭啊?毕竟都是些勋贵子弟,虽然受罚了,但也不能太过了,要不然皇上也为难。”

    张知节想了想道:“没事,我来解决吧!”刘轩客气道:“那这样,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咱家就先回宫了,剩下的就交给小侯爷了!”张知节笑道:“没事,剩下的交给我就行。”刘轩走了,叶广留下几个锦衣卫也走了。

    张知节招过周兴来道:“去买几桶白米饭来。”周兴等着听下文呢,没见张知节再开口,疑惑道:“二爷,就光买米饭啊?”张知节点头道:“嗯,光买米饭就行!”

    周兴好心提醒道:“二爷,这些爷们娇生惯养的,光吃米饭吃不下吧?”张知节没好气道:“废话,我能不知道,你要贴钱给他们叫上等席面我也不拦你!”

    周兴一听心想,我一个月才几个例钱,连忙摇头道:“米饭好,米饭好,清淡养身!”张知节摆摆手道:“还不快去!”

    没多久周兴驾着马车哒哒的来了,费事的搬下一桶热气腾腾的米饭。张知节看了看,不错,还挺香的。

    张知节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走进了第一个屋子。徐光勉正坐在凳子上发呆,见张知节进来了,连忙起身道:“知节,怎么连我也抓进来了?是不是搞错了?”

    张知节笑道:“安心,当时的情况,皇上盛怒啊,谁也不敢触霉头,所以太子殿下和我都没敢说情,不过你也不用怕,放宽心,反正这里是我做主,过段时间就能出去了。”

    徐光勉听了宽心不少,问道:“那太子殿下……”张知节笑道:“放心吧,你的表现殿下都看在眼里的。”

    张知节笑道:“你瞧,光顾了说了,饿了吧,我给你送饭来了!”徐光勉看着张知节手里的这一碗白米饭,有点疑惑,这是什么鬼?菜呢?疑惑的往张知节身后看了看,啥都没有!

    徐光勉扯了扯嘴角,苦道:“就只有这个?”徐光勉心里已经闹翻天了,我一顿饭能少了八菜一汤吗?能吗?张知节苦道:“皇上是管住不管吃啊,但是我不能干看着兄弟们挨饿啊!所以就咬牙准备了白米饭!”

    张知节苦笑道:“你也知道,我家家大业小,人口多又没多少进账,还经常有些亲戚来打秋风,外人看着面子光鲜,其实是有苦自知。我娘管我管的又严,兜里没几两银子,只能请兄弟们吃碗白米饭了,惭愧啊!”

    说完张知节摸了摸眼角,考,没湿啊,失败!徐光勉听的目瞪口呆,家大业小?你们家才几口人啊?皇上皇后赏了你们多少地啊?你们家都开了多少铺子了?还没多少进账?

    徐光勉抠搜出一张银票笑道:“怎么好意思让老弟破费?”张知节接过银票笑道:“哎呀,这怎么好意思?不得不说,老哥你就是太客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