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26章是非

    姑娘抿了抿嘴唇道:“两千两!”张知节不为所动,冷淡道:“多少银子?”姑娘闷哼一声不说话了,掌柜的见状接口道:“让小侯爷见笑了,十两银子一盒。”

    张知节掏出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了桌子上,立即向外走去。瑞根接过来掌柜的递给的胭脂,跟着向外走去。

    姑娘见张知节要离开铺子了,急声道:“五千两,五千两银子!”张知节停都没停一下,就跟没听到一样。

    姑娘见张知节没有丝毫动心的出了铺子不由一阵丧气,转身进了铺子里面的套间。里面一位兰质蕙心的素装少妇正一脸愁容的坐在那里,姑娘进来后心疼的喊了一声“小姐”。

    少妇勉强笑道:“不过偶然遇到而已,怎么能强求人家?再说了也不过是一个孩子罢了,我们也是急病乱投医了!”

    姑娘带着哭腔道:“小姐,我们也没有什么别的法子了!”少妇笑道:“也没什么好怕的,我是不会屈从他的淫威的,大不了一死而已,我会妥善安置好你们的。”

    张知节坐在马车上回家,瑞根凑过来道:“二爷,那可是五千两银子啊!二爷何不帮了她们的忙?反正我看那长宁伯也没什么好怕的!”

    张知节笑道:“你知道什么?你以为那长宁伯只是一个伯爷啊,他是太皇太后的弟弟!不过他倒是时常与老爷不对付!”

    瑞根听了嘟囔道:“那可是五千两银子啊!”

    张知节接着道:“眼皮子不要那么浅,不要被五千两银子迷花了眼,爷怀里就揣着五千两银子呢!人家既然肯花五千两银子,那自然不是小事!要是人家伯爷出面,我能顶的住吗?”

    快到家的张知节被一个锦衣卫拦住了,锦衣卫大汉抱拳道:“马车里可是张知节小侯爷?周兴抱拳道:“马车里正是我们家二爷,不知道这位大哥有什么事?”

    锦衣卫大汉客气道:“我们叶大人有事要找张小侯爷。”张知节听了扒开帘子下了马车,看到叶广正好也下了马车。张知节抱拳道:“哎呀,叶大人,真是巧了。”

    叶广细细的打量着张知节笑道:“正要去寻你,有喜事啊。”张知节有些莫名其妙道:“不知喜从何来?”

    叶广笑道:“指挥使大人今天入宫,皇上玉口吩咐,安排你为锦衣卫指挥佥事,老弟我特来道喜了。指挥使大人请你明天去锦衣卫衙门一趟!”

    张知节猛然听到这个消息一时愣住了,怎么突然给了自己个锦衣卫指挥佥事?看叶广不像开玩笑的意思啊?

    叶广笑道:“咱们以后就是同衙为官了,托大叫你一声老弟,张老弟,明天别忘了去锦衣卫衙门,老哥就先告辞了!”

    张知节拱手道:“多谢老哥特地跑这一趟。”看着叶广的马车远去了,瑞根回过神来,兴奋道:“二爷,您做了锦衣卫的大官了,这下厉害了!”周兴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