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张知节跪坐在了榻前,凝视着正德皇帝苍白的脸,难过道:“皇上,我回来了!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呢?”

    原本处在昏迷中的正德皇帝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张知节,然后眼睛变得越来越亮。

    张知节惊喜道:“皇上醒了!”这话一出,原本正在抽泣难过的皇后等人惊喜的连忙围了上来。

    皇帝真的醒来了,皇后一边摸着眼泪,一边惊喜的叫道:“御医呢,御医!”

    太医院的医正带着御医们连忙上前来,不过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色,努力保持平静的脸上隐隐透着一股惊恐之色。

    “你终于赶回来了!”正德皇帝一边伸手让御医把脉,一边吃力的笑着对张知节说道。

    张知节自责道:“臣实不该出海远游的!”

    这时御医已经把玩了脉,紧声道:“皇,皇上……”

    正德皇帝吃力的摆手道:“朕自己知道,你们都下去吧!”

    皇后听了急道:“皇上,请皇上让御医诊治……”

    正德皇帝微微摇头对皇后道:“你们也都退下吧,朕有几句话想单独和知节说。”

    皇后听了十分踌躇,但是正德皇帝却再次吃力而又坚决的摆了摆手。皇后将目光转向张知节,想让张知节开口相劝。

    但是却发现张知节脸上的喜色已经褪去,微微蹙着眉头,一脸的沉重之色。

    皇后无奈带着众人退了下去,出了大殿皇后立即问道:“你们刚刚给皇上把脉,皇上脉象如何?”

    包括太医院院正在内的所有御医呐呐不敢言,皇后望着他们脸上的惶恐之色,突然明白了什么。

    明明皇上醒过来了,而且精神也变好了,但是这些御医却一个个惶恐不已,这说明了什么?皇后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待众人都退下了,正德皇帝淡淡笑道:“这大概就是回光返照罢。”

    张知节也明白这一点,难过道:“皇上……”

    正德皇帝微微摇头道:“时候不多,你先听朕说!太子也不小了,这些年有你的教导,十分出息,朕也放心的下,再说有你的看顾,朕也放心。”

    “朕这一生也算没有遗憾了,病中卧床朕反倒是更清醒了些,回顾朕这一生,全赖有知节你,大明才能有今日的繁荣昌盛。”

    说完这些之后,正德皇帝目光灼灼的望着张知节道:“朕反复思量,总是觉得,有时候,知节你就跟,先知一样!”

    面对自己这个一生的挚友最后的探寻,张知节心中仍然有些挣扎,这是隐藏在心底的秘密,从未告之过任何人,甚至连徐佳颖等枕边人都从未提起过。

    沉默了片刻张知节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包袱,缓缓道:“庄生晓梦迷蝴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曾经大梦一场梦到了五百年后,还是来自五百年后。”

    正德皇帝听了眼神更亮,笑道:“五百年后?五百年后会是什么样子?大明还在吗?”

    张知节沉默了片刻,摇头道:“在那个梦中,大明已经不在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