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立花知雪抱着立花道远陪张知节漫步在花园中,笑道:“如今咱们已经不仅仅只有立花山城一座城,还是立花山城立花山城的叫着是不是弱了声势?”

    张知节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地盘其实也没多大,不过还是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你是想准备建国吗?”

    立花知雪点头道:“对啊,反正咱们想得到幕府将军的承认也不容易,不如咱们就自己立国吧?你说国号叫什么好?”

    虽然觉得这么大点地立不立国的无所谓,不过想到也算统一了四国,立国也无不可,张知节沉吟道:“不如就叫日出国吧?”

    立花知雪听了眼前一亮,觉得叫日出国还挺不错的,敢要说什么猛然听到有人急促跑来大喊道:“救命啊,姐夫!救命啊!”

    立花知雪和张知节闻言俱都吃了一惊,这徐光平怎么还喊起救命来了?这立花山城上下谁不知道徐光平的身份?谁还敢对他喊打喊杀不成?

    果然是徐光平面红耳赤的跑来了,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张知节惊道:“光平,怎么了你这是?”

    徐光平气喘吁吁道:“姐夫,快帮我拦住他,他要杀我!”

    张知节和立花知雪看了看徐光平的身后,一个人影也没有,无语道:“拦住谁啊?到底是谁要杀你啊?”

    徐光平回头看了看这才发现,福满并没有跟来,顿时有些懵,自己这一路亡命狂奔,难道福满根本就没有跟来?

    福满当然一直都跟着他,只是到了这城主府,徐光平能不用通报就闯进来,但是福满却不能,更何况他手里还提着刀呢,当然就被侍卫给拦了下来。

    难道这一路累的跟孙子似的白跑了?徐光平有些无奈道:“姐夫,是福满,福满追着要杀我!提着刀一路从宝满城追到了立花山城,把我给吓的啊!”

    福满?张知节和立花知雪听了更是疑惑,若说谁不知道徐光平的身份喊打喊杀也就罢了。福满对徐光平知之甚深,怎么可能会要杀徐光平?还一路从宝满城追到了立花山城!

    就算福满脑子抽了也不可能要杀徐光平啊!两人转眼之间就想到了殊兰的身上去了,难不成徐光平去求亲了?

    立花知雪挪揄笑道:“光平,福满怎么会对你喊打喊杀啊?”

    张知节可就没这么客气了,直接问道:“无缘无故福满怎么会对你喊打喊杀,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

    什么叫天怒人怨?这两情相悦的事,怎么就天怒人怨了?徐光平委屈道:“我和殊兰是两情相悦,怎么就成天怒人怨了?”

    张知节闻言还真有些头疼,徐光平和殊兰一直都腻歪在一起,原本他还想着提醒一下徐光平来着,后来太忙就忘了。

    不过这样的情形无论是锡宝齐篇古还是福满都一直看在眼里,也没有阻止,怎么现在突然对徐光平喊打喊杀起来?

    张知节吩咐远处的侍卫道:“来人,看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